• <select id="fm88ej"><em id="fm88ej"></em><del id="fm88ej"></del><bdo id="fm88ej"></bdo><code id="fm88ej"></code><q id="fm88ej"></q></select><tbody id="fm88ej"><ul id="fm88ej"></ul><label id="fm88ej"></label><blockquote id="fm88ej"></blockquote><noframes id="fm88ej">
    • <dfn id="a42m2s"><noscript id="a42m2s"></noscript><u id="a42m2s"></u></dfn><dir id="a42m2s"><legend id="a42m2s"></legend></dir><em id="a42m2s"><code id="a42m2s"></code></em><ins id="a42m2s"><span id="a42m2s"></span><form id="a42m2s"></form></ins>
      • 一片丹心向江河——記三峽建設管理公司白鶴灘工程建設部主任、黨委副書記汪志林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0-01-09   字體大小:

        32年,他一直跟著江河走,從三峽工程到溪洛渡工程再到白鶴灘工程,將一顆赤子之心奉獻給祖國的大江大河,走出了一條三峽人的奮鬥之路。他,就是三峽建設管理公司白鶴灘工程建設部主任、黨委副書記汪志林,也是世界在建第一大水電工程的現場“總指揮”。

        爲了心中那個“水電夢”

        高峽平湖,三峽工程讓水利人魂牽夢萦。1992年4月,《關于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通過了全國人大的審議。剛從武漢水利電力學院畢業留校工作的汪志林在全國建設三峽工程熱潮的感召下,毅然決然離開繁華的都市,通過招聘來到三峽工程工程建設部廠壩項目部工作。從那時起,汪志林就與三峽結下不解之緣,毫無保留地把自己奉獻給了中國水電事業。

        “工程一線就是水電人的戰場,年輕人應該到‘戰場’上去建功立業。”帶著這樣一個信念,汪志林從學校來到工地,每天吃在工地,住在工地,白天在工地摸爬滾打,晚上回到辦公室繼續做工程施工組織管理方案。就這樣,在三峽工程壩址中堡島,從導流明渠開挖到大江截流,從初期下閘蓄水到大壩全線澆築到頂等建設環節,他一一親曆,這一幹就是15年。

        常年深入工程施工現場檢查,讓汪志林練就了“絕活”:在剛剛完成碾壓混凝土施工的部位,他只要在上面走一遍,就能准確判斷混凝土是不是碾壓得密實,水分含量是不是過高。

        回憶這段從“零”開始的經曆,汪志林感受很深:“搞工程就得吃得了苦。這麽大的工程,一定要把自己沉得很深,盡心盡力做好每一個環節。”

        汪志林曆任科員、主任科員、主任專業工程師、項目部主任等職務,潛心吃透大壩建設技術問題,有效解決了大壩混凝土溫控防裂等一系列難題,國務院質量專家組評價“右岸大壩是一座沒有裂縫的混凝土重力高壩,創造了世界奇迹”。

        啃下技術“硬骨頭”

        隨著三峽工程建設實現了初期蓄水、通航和發電的目標,三峽總公司開始進軍金沙江。2006年,汪志林被調任金沙江溪洛渡工程建設部副主任兼大壩部主任,奔赴金沙江一線繼續奮鬥。這時的他已經成長爲一位精于水電建設、有著豐富經驗的專家型管理者。

        位于金沙江下遊峽谷河段的溪洛渡水電站是300米超高拱壩,在溫控防裂上的難度比三峽大壩高得多。

        面對“硬骨頭”,汪志林“啃”得下去。他組織設計方、施工方等多家單位進行專題研討,爲科研機構創造條件,反複研究智能化溫控實施方案,最終確定了一種具有挑戰性的新工藝——智能化通水冷卻系統。系統通過埋在壩裏的冷卻水管來控制混凝土溫度,大大節省了時間和人工成本。

        施工過程中,汪志林像一顆鋼釘釘在工地上,組織管理施工單位安裝了9700多個現狀監測傳感器,通過智能通水系統及時調整大壩混凝土澆築狀態,並最終實現了全壩無裂縫的目標。

        “在施工階段,推動新工藝常常會遭遇阻力和挑戰,但汪志林總是全力支持,讓科技爲生産一線服務。只要能解決工程質量問題,他就帶著極大的熱情去鑽研。”清華大學土木水利學院教授林鵬說。

        2016年,溪洛渡水電站拿下素有國際工程咨詢領域“諾貝爾獎”之稱的“菲迪克2016年工程項目傑出獎”。

        再造新時代大國重器

        2014年,又一個重大使命落在汪志林肩上——全面負責世界上在建最大水電站白鶴灘工程建設,在金沙江上再造新時代大國重器。

        白鶴灘水電站還未完工,卻已經開創了水電站建設的多個世界第一:地下洞室群規模世界第一,單機容量100萬千瓦世界第一,全壩使用低熱水泥混凝土世界第一……實現其中任何一項“世界之最”,即便對于“老練”的汪志林來說,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與建在地面上的電廠不同,白鶴灘水電站的機組廠房全部建在地下,廠房、輸水系統、泄洪系統、交通網絡等在金沙江兩岸的大山內部縱橫交錯,所有地下洞室連接起來總長度達217公裏,跟龐大的“地下宮殿”一樣。而壩區岩體岩性破碎、極易變形,這就像在一個奶油蛋糕夾層裏掏洞一樣,還要保證外部不變形。

        爲找到最佳施工方案,汪志林實地考察各種隧道、鐵路開挖工程,尋找可以借鑒的技術,不分晝夜地與設計和施工團隊探討施工方式。2015年,白鶴灘地下開挖工程合同項目一次驗收合格率就達到了99.6%,這才讓汪志林稍稍松了口氣。

        就這樣,汪志林組織建設部員工進行科技攻關,形成了一系列引領世界水電的創新成果:全面應用智能通水技術,實現大壩混凝土精准化溫控,低熱水泥的應用打開了高拱壩建設之先河……

        正是有了許多像汪志林一樣盡職盡責、勇于擔當的工程建設者,這些超級工程才能穩如磐石、安守四方。(記者溫源通訊員呂暢)

          浏覽次數: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