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zwki1i"><q id="zwki1i"><bdo id="zwki1i"></bdo><font id="zwki1i"></font></q><thead id="zwki1i"><big id="zwki1i"></big><code id="zwki1i"></code></thead></blockquote><address id="zwki1i"><select id="zwki1i"><span id="zwki1i"></span><em id="zwki1i"></em><big id="zwki1i"></big><kbd id="zwki1i"></kbd><address id="zwki1i"></address></select><code id="zwki1i"><u id="zwki1i"></u><noscript id="zwki1i"></noscript><dl id="zwki1i"></dl><acronym id="zwki1i"></acronym></code><table id="zwki1i"><q id="zwki1i"></q><sup id="zwki1i"></sup><pre id="zwki1i"></pre></table><acronym id="zwki1i"><strike id="zwki1i"></strike></acronym><thead id="zwki1i"><div id="zwki1i"></div><noscript id="zwki1i"></noscript><noframes id="zwki1i">
          • 藏不住的"鵝把戲"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4-24   字體大小:

            江蘇省宜興市屺亭街道畜牧獸醫站,一直是常人眼中的“清水衙門”。而當它突然擁有畜禽退養拆遷評估大權後,一時間就變得“門庭若市”。

            2016年,爲了治理太湖水質,宜興市啓動全市範圍禁養區、限養區內畜禽退養拆遷工作。而屺亭街道負責牽頭這項工作的畜牧獸醫站站長薛戰偉順理成章當上了負責人。

            一些“腦子活絡”的養殖戶,爲了多從拆遷補償中攫取利益,一時間紛至沓來圍著薛戰偉,邀請他上門“多指導”“多關心”。

            在一次次推杯換盞中,在一聲聲恭維請托中,薛戰偉的心態徹底發生了變化。面對千載難逢的“發財機會”,他怎能忍心“失之交臂”?!

            對金錢的渴望,對法紀的“無畏”,讓他走上了瘋狂斂財之路。

            審核“放水”初嘗“甜頭”

            多則上百萬、少則幾十萬的畜禽退養拆遷補償資金,都要經薛戰偉評估、審核、驗收。自從街道讓他負責拆遷後,他的權力變大了,接受的吃請也開始多起來。

            起初的時候,薛戰偉也是非常小心,連拿別人兩條香煙也是擔驚受怕的。

            然而有一次吃請,卻成了他心理變化的轉折點。2016年年初,退養拆遷工作剛剛啓動,養殖戶趙某爲了請薛戰偉照顧他,在宜興城裏豪華飯店盛情請客,席間薛戰偉喝了不少酒,飯後趙某還給了他5條中華煙。

            他本想不要的,但一想到身邊的有錢人,今天買這個,明天買那個,于是他就坦然地收下了。那次飯局後,他的膽子一步步被撐大了。這時債務纏身的宜興中紅農場主周紅妹找上門來。

            周紅妹三番五次主動邀請薛戰偉上門“指導”。剛開始時,薛戰偉因爲她“口碑不好”,不想和她有過多交往。但周紅妹緊盯不放,時不時安排兒子給他送上香煙、土特産,並不斷發出“指導”邀請。最終,在周紅妹的“執著”邀請下,薛戰偉同意了上門“指導”。

            此後多次飯局,讓二人關系日益加深,周紅妹與薛戰偉之間的稱呼也悄然發生了變化,“阿姐”“老弟”相稱,讓他們緊緊地捆綁在逐利的戰車上。

            2016年9月的一天,一次酒酣耳熱之後,周紅妹把“買進菜鵝,充當種鵝,請他評估時‘幫忙’”的想法和盤托出。同時,爲了能讓薛戰偉答應幫忙,周紅妹向他提出借她25萬買菜鵝,她會按照“10萬本金5萬利息”的標准,付他利息。對此,早已把周紅妹當做貼心人的薛戰偉欣然點頭同意。

            後來,周紅妹從外地買回了5000多只菜鵝。評估的那天,薛戰偉心照不宣,大筆一揮評估爲:種鵝,享受200元一只的補償價。從菜鵝到種鵝,一字之差,就給國家造成100多萬元的損失。

            “無中生有”貪心盡顯

            初嘗與周紅妹合作帶來的“甜頭”,更享受著衆人“追捧”下的惬意。此時,薛戰偉的“胃口”變得越來越大,對金錢強烈的占有欲望,已經讓他把黨紀國法抛到了九霄雲外。

            中紅農場評估結束沒過多久,薛戰偉竟主動與周紅妹聯系,商議把農場裏未處理的鵝及部分設施轉移到其它地方,再以該農場職工張某的名義,上報申請畜禽退養拆遷補償。

            “弄到補償款扣除成本,我們五五分!”薛戰偉對這位“阿姐”提出的利益分配方案頗爲滿意。

            隨後,他們分頭行動。薛戰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不是養殖戶的張某作爲畜禽退養拆遷戶上報列入拆遷名單。周紅妹則在薛戰偉物色的地塊上安排工人搭建棚舍、設置圍網,不僅把中紅農場已經獲得補償的鵝運來充數,而且還從外地加急購進了700余只菜鵝。

            在很短的時間內,一個“養殖場”從無到有,“鵝把戲”對于薛戰偉來說已經易如反掌,輕松“倒騰”出一個,再由自己“評估”後,立即一拆了之,萬一將來事發也難查,這個“精妙絕倫”的方案,讓薛戰偉不費“吹灰之力”就拿到了16萬元。

            妻子規勸執迷不悟

            當薛戰偉貪欲的藤蔓肆意瘋長時,他正直的妻子看出了端倪。經常提醒他,要遵紀守法,不能拿不該拿的東西。

            薛戰偉只是口頭答應,斂財的腳步卻一刻沒有停歇。一次,妻子無意中發現了家裏房間飄窗下藏著的30萬元現金。

            在妻子嚴厲的質問下,他講出了部分實情。妻子氣得掄起一巴掌,狠狠打在薛戰偉的臉上,並大喊“你去把錢退給人家,把問題跟單位講清楚!”

            薛戰偉自知理虧,只好滿口答應:“我去處理,我去處理,我再也不犯這樣的錯誤了!”

            可實際上呢,薛戰偉撈錢的戰車已經根本刹不住了。一邊是,爲了躲開妻子的視線,他一拿到別人送來的錢,就立即通過自動存款機存入銀行;一邊是,對有求于他的養殖戶變本加厲、飛揚跋扈:養殖戶張某想要拆遷補償費150萬,薛戰偉一聽,“只要肯出錢,多補償不成問題”,張某立即奉上20萬元;養殖戶吳某因評估價格低跟薛戰偉鬧矛盾,他很不開心表示“不拆了,也不補償了”,並把手機一關,吳某只好親自找上門,許諾會給25萬元,他才放行……

            多行不義必自斃。2018年3月16日,薛戰偉因涉嫌貪汙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宜興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並采取留置措施。一個月後,薛戰偉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並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經宜興市人民法院一審查明,2016年至2018年期間,被告人薛戰偉身爲國家工作人員,夥同被告人周紅妹,利用薛戰偉職務上的便利,以欺騙手段共同侵吞政府補償款44.853萬元;薛戰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現金合計225.8萬元,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12年。

            ◎《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

            第二十七條黨組織在紀律審查中發現黨員有貪汙賄賂、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權力尋租、利益輸送、徇私舞弊、浪費國家資財等違反法律涉嫌犯罪行爲的,應當給予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或者開除黨籍處分。

            (記者 袁海濤 通訊員 徐錦華 高笑天)

              浏覽次數: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2